收藏拍卖

图片 11943年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系部分成员在青城山,左四为张蒨英

徐悲鸿《十二生肖册》创作于1946年,好友张大千题签,赠与弟子张蒨英。1946年间经徐悲鸿以中英庚子赔款董事名义多次交涉,争取到包括张蒨英、费城武、张安治、陈晓南在内四位门生得以赴英国研究美术。他们是第一批享受此待遇的画家,1949年底,张安治、陈晓南学成回国,张蒨英与费城武结为伉俪,留居英国,就此没有回来,由此其人其艺从此消失于国中。

图片 2张蒨英自画像

事实上,徐悲鸿在召回张、陈二弟子后,同样为张蒨英、费城武的回国与否之事忧虑过。他在1950年的1月给两人去过信,告之"试作现实主义,如战斗、生产之类……暇中可多阅进步书籍,俾思想上有所准备。"徐师如此这般,实在是看重二人的才华,欲将其用在新中国的美术教育中。张蒨英的油画在三四十年代的中国,是很杰出的,加之徐悲鸿手下女弟子少,出国留学者就她一人,所以徐师盼其回国之情切可想而知。

徐悲鸿以"十二生肖"传统题材入画,诚属送别爱徒张蒨英远赴英伦所留念。其实,在徐悲鸿的女弟子中,数孙多慈和张蒨英出名,两人都深得徐师喜爱和悉心教诲。故能在技艺、精神上承习徐师风范,在三四十年代为徐派的营造添了英姿。孙多慈因参与到徐悲鸿的婚姻纠葛中,而成为自我放逐者,1940年代初期迫于舆论压力,便离开了徐悲鸿及徐派阵营。张蒨英不同,自1936年在中大艺术系毕业,就一直不离徐师左右,1942年徐悲鸿受政府之命在重庆组建中国美术学院时,一大拨徐派弟子及同道加盟受聘,张蒨英即是第一批受聘者,职称为副研究员。因为该院系中英文教基金董事会资助,故所选聘的研究员经过数年研究后,即可依成绩选拔,所以,张蒨英等用庚子赔款资助得到英国留学深造的机会。

图片 3费成武先生和夫人张蒨英在英国伦敦创作壁画

张蒨英能画也能书,她一手如行云流水但遒劲有力的行书反映她洒脱的性情。她也尝试将绘画生活实用化,好莱坞电影《苏丝黄的世界》布景的中国字画都出自她的手笔。张蒨英与费成武于1953年在伦敦结婚之后,长期旅居英国,直至过世。他们1947年即在伦敦举行首次联展,并获得20世纪中期英国名画家史宾塞的欣赏,并成为至交。费张二人以中国水墨画在英国艺坛一鸣惊人,张蒨英晋身英国皇家水彩学会、西部皇家艺术学会和英国女艺术家协会等重量级艺术团体,还和夫婿一起名列英国艺术界名人录。

图片 4费成武先生在英国街头写生

1953年,徐悲鸿已经是中央美术学院院长和美术协会主席。当时新中国急需美术人才,于是他号召四位旅英爱徒回国。根据当时的形势,四人愿意学成之后回国效力,张安治和陈晓南先行归国,而费成武与张蒨英在斯宾塞的相送下登船回国之际,费成武忽然胃部不适,暂缓了归国行程。不久传来张安治和陈晓南在国内遭受不公平待遇的消息,他们的绘画被斥为资产阶级思想,不为那时美协为代表的单位所接受。当时,包括徐悲鸿在内都主张以写实技法为基础,描绘弘扬民族精神和工农革命胜利的绘画主题。徐悲鸿甚至致信给逗留在英国的费成武和张蒨英,希望他们多创作一些关于工人农民生产盛况的绘画作品。这与二人对艺术的追求有很大的差距。于是他们留在了英国,迟迟没有踏上故土,直到费成武去世后,张蒨英才回上海两次追忆过往种种,然而得到的却是少小离家老大回的惆怅。

图片 5于右任先生为费成武题写斋名“雾明楼”图片 6张大千先生在伦敦与费成武、张蒨英夫妇合影左起:方召麟、张蒨英、张大千、费成武

《十二生肖册》出自于张蒨英、费成武的书斋"雾明楼"。1942年至1946年的重庆是"雾明楼"收藏精华所聚,张、费二人活跃于重庆文艺圈,又协助徐悲鸿筹办中国美术学院。与张大千、傅抱石、谢稚柳、林风眠等艺坛大师互动频繁,备受亲睐,因而获赠书画丰厚。"雾明楼"藏画以徐悲鸿的作品占据了绝对多数,足见大师对这对学生的喜爱,更难得的是此套《十二生肖册》由张大千亲笔题签,作为同样旅居海外、归家的艺术大家,大千先生见好友悲鸿所画册页,想必感概。时光荏苒,艺术大家们也经历磨难、天各一方。如今,如此精品,势必珍惜万分。

图片 7

其他新闻
友情链接

公司名称曾氏贵宾会
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2015-2019 http://www.duoyuanlife.com. 曾氏贵宾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
友情链接

Copyright © 2015-2019 http://www.duoyuanlife.com. 曾氏贵宾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公司地址http://www.duoyuanlife.com